当前位置: 甘多新闻 > 综合
血战独树镇:危急时刻,政委抽出大刀冲在队伍前面

发布时间:2019-11-07 11:09:33 热度:675

[简介]红军长征期间,除了熟悉的渡赤水攻陷泸定桥的故事外,还有许多重大战役。在上海人民出版社《长征:1934~1936》的“胜利系列”中,记载的“独树镇血战”是我军以弱胜强的著名战役。

这场战斗发生在1934年初冬。在一个叫独墅镇的地方,红二十五军打败了不到3000人的数万国民党骑兵的猛烈进攻,终于脱颖而出,渡过了难关。独墅镇战役粉碎了敌人在长征途中包围和歼灭红军的阴谋,保持了红军的战斗力,使红二十五军提前到达陕北,为迎接中央红军北上奠定了基础。

|战争地点|河南省方城县独树镇

冲突双方的红25部队不到3000人。国民党第40军第115旅骑兵队

武器装备|我们:大部分武器是从国民党军队和当地反动势力手中缴获的。它们种类繁多,几乎没有重型武器,也缺少弹药。一些大刀和长矛被用来补充武器的短缺。

敌人:武器优势明显,还有重机枪、迫击炮等优势武器。

战斗的结果|红25以不到3000人的兵力打败了几十次敌人,当晚挺进伏牛山,完成了向陕北的战略转移。在这场战争中,近100名红二十五军成员英勇牺牲,200多人受重伤。

事故:我们的军队遭到早些时候到达的敌人的伏击。

独墅镇七里岗是从伏牛山东麓向东南延伸的土柱。它东临延河。地势陡峭,落差相对较大。安迅高速公路与七里岗的交界处,在桩顶与高速公路之间有一个10多米的落差,形成一个易于防御、不易攻击的人工地堑。

1934年11月26日下午1: 00,冷风依然刮得很大,飞雪伤害了人们的脸,热气腾腾的雾气模糊了他们的眼睛。这时,大军已经到达七里岗附近。虽然他们看不清楚距离,但他们似乎能看到高耸而蜿蜒的山脉,这将是他们的下一个家。

“砰!”突然传来一声枪响,红军战士都惊呆了。他们原本激动而火热的心变得极度紧张。“枪声是从哪里来的?!”就在他迷惑不解的时候,“抓挠……”到处都是枪声,形成一个整体,迎面而来。

原来国民党军第115旅和骑兵团两小时前已经到达,占据了端庄、马庄和七里岗的前线阵地。他们埋伏在周围,修筑防御工事,形成弧形的阻挡和攻击前线。直到第25军到达时,他们才像饥饿的老虎一样对红军发起猛烈攻击。

这时,先头部队已经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下。“有敌人!快打!”红军指挥官匆忙下达了命令。“战斗!战斗!”士兵们吼叫着,用枪指着敌人。惊慌中的士兵不得不拉枪栓射击,但只有零星的枪声响起,原本大多数士兵衣着单薄,脸色冻得青紫色带着寒气,手冻得拉不动枪栓,怎么也不需要力气,眼看前面的战友纷纷倒下,却无法还击。

隆冬时节,在荒凉的荒野里,连一个地方都没有。看到第25军处于恐慌和被动状态,敌人利用这一形势发起冲锋,从两翼发起进攻,占领了公路南侧的小山脊和截流沟的有利地形。第25红军先头部队被压在公路南侧的杨武岗村附近。当时,红军不知所措,处于被敌人炮火淹没的边缘。

"同志们,就地躺下,坚决抵抗敌人!"在关键时刻,政委吴焕先从交通队成员手中抽出大刀,从雪地上跃起,勇敢地冲到队伍前面,带领225个团的士兵与敌人展开白刃肉搏战。当时,有各种各样的枪声,震动着山脊。

在吴焕先的指挥下,指挥官们迅速躲在路边高地躺下,分散隐蔽,并用地形特征进行反击。然而,敌人的嚣张并没有停止攻击,而是一波又一波更汹涌起来,敌人的子弹越来越密集,势头越来越大。

敌人火力凶猛,红军正面冲锋受阻。

在这个关键时刻,副司令员徐海东带着被切断的223个团到达,并立即投入战斗。看到援军已经到达,同志们的人数急剧增加,胜利的信念再次高涨,奋起反抗敌人。经过激烈的战斗,士兵们终于击退了正面进攻的敌人,占领了小山脊和截断的沟渠,占领了有利的地形。这时,敌人不愿意继续回来。红二十五军士兵在有利的地形上浴血奋战,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敌人。小岭、截断沟和杨武冈的前线阵地始终由红二十五军牢牢控制。

后来,敌人连续发动几次进攻,都被红军一次又一次击退。战斗持续到下午3点左右。为了打开缺口,通过高速公路,陆军总司令命令223个团向七里岗发起反击,准备夺取高速公路北侧的有利地形。

冲锋开始时,红二十五军多纵队向北猛冲。隐藏在七里岗村和泸沟的敌人抵挡不住红军的猛烈进攻,东撤西撤。红军越过公路,一度占领七里岗村以北500米的任刚村,深入进攻敌人。

敌人看到红军先头部队已经越过火力封锁,迅速调动了一个步兵营和一个骑兵连的部队,不顾一切地与任刚村以北和延河西岸的古彝路沟进行抵抗。我看见十几挺轻重机枪向冲锋的红军射击。放置在燕山铺村头的迫击炮也轰炸了道路两边的红军阵地。敌人猛烈的火力直接阻碍了红军的正面进攻,这次进攻失败了三次。下午4点左右,红军不得不撤退到公路以南,牢牢占领杨武岗、上曹屯、刘庄等村庄。敌人没有贸然前进,而是在公路上保持警戒。一场血战变成了僵局。

天黑后,风雪还在继续。红二十五军趁机撤到张庄附近。

此刻,在夜色的掩护下,敌人的援军越来越多,骑着第五师和“追击”纵队分别从羊书和香河山口逼近了独墅镇一带。

老百姓建议红军冲破敌人的夹缝。

退休到张庄的士兵们正在快速休息。村民们来给红军腾出地方,盖被子,煮热饭,照顾伤员。在这个寒冷的夜晚,老百姓的热情让红军战士感到特别温暖和感动。然而,目前困扰他们的大问题是如何摆脱困境。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不尽快撤离,他们将被困在许多包围圈里。然后敌人会从前到后攻击。我们将独自战斗,遭受双方的痛苦。形势将变得更加严峻,后果将不堪设想。但是士兵们对这里的地形一无所知。他们怎么能突破呢?

“我知道叶县有一条路可以绕过保安。从那里穿过徐囡高速公路相对隐蔽。”村民王永河了解到他们的危险处境,并提出了建议。

这句话让吴焕先眼前一亮。陆军部决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根据王永河提供的宝安要塞以北的几条东西土岭路线研究下一步行动计划。根据目前的情况,每个人都很快决定了一条路线,并迅速做出了决定。我们必须迅速出发。

鄂豫边临时工作委员会秘书张兴江和一位村民王永河带路,他无法忍受饥寒交迫,也无法等待休息和放松。红军战士再次深入无边的暴风雪中。

夜越来越深,风越来越大,雨越来越急,再加上黑暗中湿滑的道路,庞大的军队在王永河的带领下,在黑暗中摸索着,沿着蜿蜒泥泞的田间道路快速行进,不知道他摔倒了多少次,他的鞋子一次又一次地被泥粘住,然后他干脆脱掉鞋子,赤脚走着, 防雨雨衣经不起风雨,全身被雨雪淋湿,寒冷开始长时间燃烧,但他从不抱怨,坚持不放弃。 然而,队里许多受伤的士兵步履艰难,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大军向东北方向行进,经过李安、刘刚中间,乔芬、牛安转向北方。他们穿过敌人的夹缝,当张焕壮接近徐囡公路时,他们迅速散开,在闸北以南至沈庄的十英里长的路段上,分多条路线穿过徐囡公路。

经过一夜的跋涉,27日黎明时分,部队终于到达伏牛山东麓。

独墅镇战役后,红二十五军经过一夜行军,绕过敌人空无一人的安全据点以北地区,越过徐囡高速公路,突破第二次封锁,进入伏牛山地区。

编辑:钟伟

上海快三投注

一个人“造”一座城?80岁的陈定模与今日正式成立的龙港市

相关新闻

突发!港铁出轨,原因不明

突发!港铁出轨,原因不明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