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甘多新闻 > 社会
公司解聘哺乳女工被判赔偿9万元

发布时间:2019-11-08 19:28:59 热度:295

资料来源:中国劳动网-劳动价值

人们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也会这样做。女职工哺乳假,根据国务院《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第九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休假办法为:哺乳1岁以下婴儿的女职工,用人单位不得延长工作时间或者安排夜班工作。用人单位应当在女性哺乳期劳动者的日常工作时间内安排一小时的哺乳时间。如果一名女工生育多胞胎,每多生一个婴儿,每天将多哺乳一小时。

生完孩子后,经公司批准,林子婴总共请了5天假,因为他需要休息几天。活动结束后,公司用她应该每天享受的一小时护理假来抵消她40小时的护理时间。从那以后,她被视为提早下班来照顾孩子,并根据企业规章制度的有关规定被解雇。她拒绝接受公司的决定,并提出了几项索赔,理由是公司违反了法律。9月23日,法院裁定该公司向她支付了9万多元非法终止劳动关系、欠薪、加班费等。

母乳喂养时间与假期相抵消。

该公司因该女工违反纪律而解雇了她。

林·子婴今年34岁。网上招聘后,她于2012年4月18日加入了北京一家家电子公司。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半导体材料生产、研发和销售电子产品、器件和元器件。

由于职业匹配和个人勤奋,公司很快任命她为质量部部长,并签订了劳动合同。2015年4月19日,公司与她签订了无限期劳动合同,双方同意林子婴的月薪为11000元。其中,包括补贴1000元和绩效考核工资1000元。

2016年11月21日,林·子婴生了一个孩子。从2017年3月14日至18日,公司批准她休假五天。因为是在生产和营销高峰期,公司不允许员工休假,所以她用护理假期代替了正常假期,转换后总共有40个小时。

从那以后,林子婴从2017年9月21日到11月21日继续从事护理假期的工作,提前一个小时回家喂养孩子。

“也许是事故。2017年11月10日,哺乳期即将结束,我需要再次请假。”林子婴说,同一天,她向公司请了一天假,并提交了一张休假卡。在休假卡上,她要求负责业务的经理小杨签字确认。

“我认为我的休假程序已经完成,我以前也这样做过。但是,公司不同意我的说法,说我伪造了负责经理小杨的签名,以欺骗休假,应被视为旷工。”林子婴说,几天之内,她收到了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

该通知由公司于2017年12月2日发出。主要内容是:2017年9月21日至11月21日,林瑛子每天早退一小时,2017年11月10日旷工一天,伪造部门领导签字的申请表。这种行为严重违反纪律,应根据公司的规章制度解除劳动关系。

该员工提出了几项要求

仲裁后提起诉讼

"劳动合同终止时,我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是5825元."林·子婴说她不希望公司这样对待她。事实上,她一直对公司不满意。特别是,她发现很难忍受公司不合理地扣除通讯费用、降低工资标准和不支付加班费。

谈到公司的不当行为,林子婴可以说很多。

例如,该公司从2017年4月起单方面取消了她的月薪补贴。2017年5月至7月,每月绩效考核工资将降至750元。此后,从8月到10月,人民币汇率恢复到1000元。林·子婴说:“我问过公司。公司的解释是,如果我的分数低于100分,绩效考核工资将不会全额支付。”

公司部级员工每月获得200元的通讯补贴,普通员工每月获得100元的通讯补贴林瑛子说,从2017年4月到11月,公司只给了她每月100元的通讯补贴。当被问及原因时,该公司表示,由于她生了一个孩子,她已经把自己的工作岗位换成了普通员工的工作岗位,所以相应的费用是按照普通员工的标准支付的。林子婴不同意这一说法。

与公司谈判失败后,林子婴向劳动争议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同时提出了10多项索赔。审理此案后,仲裁机构裁定公司应向林子婴支付1。2017年4月1日至10月31日工资差异为4350元;2.上述期间周六、周日加班工资为2022.99元;3.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2日餐卡余额为1812元。4.2017年11月1日至12月2日的工资为10189.66元。5.2017年11月1日至11月30日期间的绩效工资为1000元。

林子婴同意上述裁决的第2至5项,不同意第1项,并向北京市大兴区法院提起诉讼。公司同意仲裁裁决。

决定提前离开是违反法律原则的。

法院确认该公司是非法的。

林瑛子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是:除裁决外,公司将支付他13.2万元的非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017年4月1日至10月31日的工资差额1.4万元,2017年4月1日至11月30日的通讯补贴差额800元。原因是每天在相应的时间提前一小时下班并不构成提前下班,也没有伪造领导人签名的行为。公司终止劳动合同是违法的。

关于林子婴在相应期间每天提前一小时下班是否构成早退的问题,审理此案的毛希同法官认为,用人单位不得延长哺乳一岁以下婴儿的女职工的工作时间或安排夜班工作。用人单位应当在女性哺乳期劳动者的日常工作时间内安排一小时的哺乳时间。在这种情况下,林子婴在哺乳期每天享受一小时的护理时间。虽然她获准从2017年3月14日至18日休40小时的护理假,但即使这种做法符合法律,相应的休假时间也只能涵盖林子婴40个工作日的护理时间。因此,不能排除林子婴2017年9月21日至11月20日的护理时间权利。因此,在此期间每天提前一小时下班并不构成提前离开。

关于林子婴是否伪造部门领导签名请假,林子婴是否构成2017年11月10日旷工。毛希同法官说,同一天,林瑛子没有来公司工作。他提交的休假卡上有主管经理的签名,公司声称是林子婴伪造的签名。司法鉴定中心将该笔迹鉴定为主管经理的笔迹。根据评估意见,法院认定林子婴没有伪造部门领导签名请假。因此,她那天没有请假。

法院认为,在上述情况下,即使林子婴于2017年11月21日提前一小时离开,该行为也没有达到劳动合同终止的严重程度。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公司和林子婴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没有充分的依据,违反了法律规定。解除劳动合同是违法的,林子婴上诉的合理部分应该得到支持。

根据已查明的事实,法院根据《劳动合同法》和《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的有关规定,裁定公司周六应向林瑛子支付加班工资2022.99元,年终卡余额1812元,欠薪10189.66元,绩效工资1000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6.99万元,工资差额8750元,通讯补贴差额800元每个项目的总金额为94474.65元。(记者赵新正)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 浙江11选5投注 威廉希尔

人大代表蔡国良:借力“一环创新圈”做强水都饮料食品基地|三水两会

相关新闻

王纳新:青岛不能光满足于地域性人才 应吸引全球人才

王纳新:青岛不能光满足于地域性人才 应吸引全球人才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